行业新闻

ob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湖南永州暴雨土中冲出奇异雕塑专家:规模超过兵马俑

2023-02-05 13:56:37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OB体育新闻标题的几个大字明晃晃的映入看客眼帘——“湖南永州发现规模超过兵马俑的古代石像群”。

  秦始皇陵下埋藏着的石像群便以规模巨大、工艺精湛闻名于世,永州发现的石像群居然能越过兵马俑去,这无疑是一件足以震动考古界的大事!

  一时间,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永州鬼崽岭石像群的消息,还有的网站直接打出噱头,称“北有兵马俑,南有鬼崽岭”,直接将永州鬼崽岭的发现和西安兵马俑遗迹相提并论,将永州鬼崽岭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鬼崽岭的石像群遗址是如何被发现的?这些石像群的制作年代又是在何时?这些石像究竟是谁,它们因何而存在?

  从湖南省西南方向的永州出发,在约莫170公里外的地方,就是超规模石像群的发现地——道县。

  出了道县县城再往西南方向走三十多公里,扑入眼帘的便是那一座郁郁葱葱的松树岭。

  附近村里的支书介绍说,村子里一直流传着故事,说是这处松树岭上有“鬼崽崽”,有“阴兵”,所以村民们一直对这里敬而远之。为此,村里还形成了心照不宣的规矩,就是不能乱动岭上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不然是会触犯神灵,引来报应的。

  逢年过节的,村里家家户户也都会来这里烧香敬拜,如果遇上连年大旱或者灾病,也会带上香火供品来岭上祈福。

  在村民的心里,松树岭里隐有神迹,藏着惊天大秘密。那么,松树岭里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呢?

  走近松树岭仔细去看,在漫山遍野的松绿中,间或夹杂着一抹石灰色,竟是些大大小小的石雕人像,这便是村民们口中松树岭的“秘密”了。

  有的石像五官清晰可辨,但更多的石像却在岁月的侵蚀下模糊了面容,只有轮廓依稀可认。由于这些石像大部分都不高,约莫在四十厘米到八十厘米之间,再加上面容模糊外形诡异,当地的人们便将这些石像统称为“鬼崽”,而这座松树岭也得了个“鬼崽岭”的名号。

  尽管鬼崽岭的故事在2010年前后被炒的沸沸扬扬,但早在二三十年前,便有村民在鬼崽岭上发现了这些“鬼崽”石像。

  根据《湖南省文物地图集》的记载,鬼崽岭上分布有约两百多尊石像,雕刻粗犷,但石像年度不详。

  曾经的“鬼崽崽”还是零星散落在松树林中,如今却是漫山遍野的坐落其中,这才引发了世人热议——这些石像究竟是什么?

  相传,鬼崽岭上潜藏着一支不属于人类的“地下部队”。当有需要的时候,这些兵马就奉命在地面下连夜集结,趁夜奔袭千里。

  但达到目的地的时候天色大亮,在黎明的鸡鸣声中,第一道曙光升起,而夜色中的千军万马也都化成了石头永远留在了这里……

  当然,村民们口中的故事是有故事蓝本的。在鬼崽岭西北方向上,立有一块石碑,上面便记载了这些“鬼崽崽”的来历。

  碑文出自清朝光绪年间的道县秀才徐咏之手,寥寥数语便描绘出了一个颇具神秘色彩的故事大概——“奇石自土中出”,“能祸福人、生死人”,“此阴兵也”。

  在徐咏的笔下,道县松树岭上的石像确确实实是吸收天地精华而生成的“石中人”,来历和孙猴子有些相似。

  最为关键的是,这些石像带有些灵异本事,能主宰人类的生死祸福,惯爱趁黑夜行动,一旦天亮便会重新化作石头隐匿踪迹。

  这样的碑文记载似乎更加佐证了村民口中的故事,“鬼崽崽”们的来历已然呼之欲出,它们便是“阴兵降世”留下的痕迹。

  成于光绪年间的碑文也不过是清人对这堆石像来历的揣测,仍然逃不脱志怪传说的影子,更是平添了不少主观臆想在内,实在难以令人信服。

  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修建起来的庙宇,占地约莫有一百多平方米,虽然庙已经不复存在,但是还有地基残墙和石柱屹立。遗址上还散落着大量的石像“鬼崽崽”,有的慈眉善目,有的竖眉瞪眼,高矮胖瘦姿态万千。

  据此,也有不少村民说这些“鬼崽崽”石像可能是祭祀用品,曾经被供奉在庙宇里,用做一些特殊用途。

  这样的说法看上去似乎更加合理。但神秘的祭祀,古旧的庙宇遗址,“鬼崽崽”们的来历仍然沾染着一丝灵异色彩。

  2008年底,中央十套的《科学探秘》栏目还专门对道县松树岭上的“鬼崽崽”们做了一期专题报道。

  节目中说,在道县发现了成千上万的石雕人像,据说是一个和秦始皇兵马俑类似的“地下兵阵”,只是缺乏史实记载……

  节目一经播出,立刻将永州道县再度推上舆论浪尖。无数专家学者千里迢迢赶赴道县,想要一探松树岭中的秘密。

  松树岭中的“鬼崽崽”实在太神秘了,数量如此庞大的石像群为何要藏匿在深山中?它们究竟到底始于何时,又为何而堆集于此呢?

  怀揣着无数的疑问,国家文物局在2010年8月下旬批准通过了对道县鬼崽岭遗址的挖掘考察工作,试图揭开鬼崽岭石像群的秘密。

  为了更可能的保护遗址原貌,不破坏石像原有构造,负责挖掘工作的考古研究员们制定了缜密的发掘方案,对鬼崽岭采取点状勘探、外围调查的方法,以“十”字交叉的形式挖掘了四条深沟。

  根据发掘情况来看,鬼崽岭上“鬼崽崽”们的分布并不是毫无规律,而是存在有明显的差异的。

  4号深沟里不仅发掘出了极多的石雕像,还出土有青瓷制作的碗碟盘盏以及带有明显唐宋风格的釉陶制品。

  3号深沟里只发现了两件青瓷制品和少许的板瓦残片,其余两条深沟里的发现则更是寥寥无几。

  据统计,这次发掘工作一共出土了272件石雕像,并且绝大多数都集中在挖掘范围的北部。

  有专家学者根据石像出土的密度分析,整个鬼崽岭里石像人的数量至多不过几千尊,和之前传的沸沸扬扬的“成千上万尊”、“遍布一万多平方米”一类的数据还是有着极大差距的。

  由于大部分石像是和陶器、酒器一起被挖掘出来的,极有可能都是曾经的祭祀用品,也就是说,这些“鬼崽崽”们很可能是由于祭祀需要才被古人们制作出来。

  而且根据对石像风化痕迹的分析,道县松树岭上的石像很可能并不是产生于同一时期,而是多个时期的混合产物。

  和明清瓷器一同出土的石像可能确实是明清阶段的遗物,和颇有唐宋遗风的釉陶一同出土的石像则可能诞生于唐朝年间,但还有一些石像,雕刻技艺和其他石像相比有着明显差异,石像面容风化严重,雕筑年代似乎远在秦朝以前。

  这不禁又让人们产生了新的疑问:这些“鬼崽崽”石像们的受祭主体是谁?最早的石雕产生于何时?用石刻人像做祭祀是否有特殊的意义呢?

  有人提出猜想,鬼崽岭下会不会有帝王墓,而这些石像就是随葬品,就像秦始皇陵里的兵马俑一样。

  帝王陵墓规模宏大,自然也埋藏很深。但考古人员的挖掘工作仅进行到地下两米处便已经发掘了大量石刻人像,从埋藏深度来说不太符合陵墓的规格。

  假如鬼崽岭上确实有一座人工堆砌的巨大祭坛,祭坛四周常年摆放着这些石像。经年累月的风吹日晒下,不少石像可能倒下,然后被沙土掩埋。

  而且鬼崽岭上出土的各类文物和地表上残存的庙宇遗迹,都在昭示着这里极有可能存在过一个大型祭坛。

  不少的历史爱好者推论,这些人造石像便是后人用来祭祀舜帝所用的。他们的理由有三:

  相传,九嶷山就是舜帝的墓葬所在之处。司马迁笔下的《史记》中就有记载,称舜帝南巡,“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

  如果说舜帝墓确实位于九嶷山的话,在鬼崽岭上设祭坛祭祀舜帝,倒也算得上是合情合理。

  其二,据记载,鬼崽岭山前两侧曾经等距离坐落着白象庙和禹王庙,不远处还有娥皇山和女英山。

  白象庙中祭拜的白象公,正是舜的弟弟“象”,而禹王庙中供奉的禹王则是接受舜帝帝位禅让的下一任帝王。

  由此说来,白象庙和禹王庙两相对望,娥皇、女英山遥相陪伴,正中间坐落舜帝墓葬似乎也说得过去。

  据记载,舜帝南巡最后抵达的地方是东河瑶山,也就是道县湘源一带,距离鬼崽岭不远。

  如此分析的话,倒也能够解释为什么有一些石像雕刻粗糙,面容已经模糊到难以辨认。毕竟产自四千多年前的石像受限于当时的雕刻技艺,再加上数千年的沧海桑田巨变,模糊雕刻痕迹确实情有可原。

  但鬼崽岭上的石像人用作舜帝祭祀的说法目前只是可以自圆其说,仍然缺乏确凿史料的支撑,仍然不能给这些“鬼崽崽”们的身份盖棺定论。

  有熟悉广西湖南一带风俗人情的人说,他们当地流传一种说法,叫做“替罪石人”。

  古时候谁家里有人生病了,他的家人就会去山上仿照他的模样雕刻一个石头人,让石头人来代他受罪,将病患灾祸都转移到石头人身上,这样一来,人便可以痊愈平安了。

  如果用“替罪石人”的说法来解释鬼崽岭上的石像的话,似乎也有一定道理,能够说得通为什么鬼崽岭上的石像存在有明显的年代差异,石像们姿态万千,形容面貌各有不同的谜团也迎刃而解。

  也有人说,鬼崽岭上的石像可能和湖南一带的女书文化有关,毕竟鬼崽岭位于女书文化的核心流传区域,也有很多石像具有古代女神的特征。

  尽管众说纷纭,但对于鬼崽岭上石像的真实身份和用途仍然没有一个确凿的定论。

  有文物专家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表示,道县鬼崽岭上的石像群和女书文化的关系应该不大,说是祭祀舜帝的用品也有些牵强,只能说是一种原始宗教信仰行为,或许和瑶族有些关系,但价值却实在不宜和兵马俑相提并论的。

搜索